相关文章

杭州国际高中5年增至5所 800名初中生或直接留学

  2008年,杭州外国语学校开出首个国际高中——A-Level剑桥班。5年后的现在,杭州已有5个国际高中,1个正在审批中。

  2008年,美国高中的中国留学生只有4503人。2012年底,已增至2.3万余人。这是一组美国《华尔街日报》援引美国联邦机构的数据。出国留学的中国初中生,60%去了美国。

  5年来,越来越多的杭州学生,不只对高考说“再见”,对中考亦选择转身“告别”。今年,有多少初三生与中考再见?再见的背后,到底是怎样的理由?除中考之外的国际高中和出国留学这两条路,又发生了怎样的变化?本报记者深入追踪这两条“异类”的升学路径。

  初高中留学生五年增四倍

  中考还剩两个月不到时间,不过初三生小宇(化名,受访者要求)早已放弃。小宇在杭城排名数一数二的某初中读书,他的成绩位于班级前5名。根据这所初中的往年成绩,若他参加中考,稳进杭州前三所重高。但他,却选择出国。

  像小宇这样放弃中考的初三生越来越多。这两天,记者以杭州两家最大的留学机构——新通留学及新东方前途出国为样本,进行了一番调查。

  “在2007年,申请赴美国读高中的学生,还只有寥寥几人。2008年起,人数便开始逐年递增。现在,杭州每年单是初三小留学生就有百余人。”新通留学美国部业务副总监罗丹青说。

  美国,是高中留学的首选地,“圈走”了约60%的生源。其他约40%的学生,前往英国、加拿大和澳大利亚。

  今年,又似有上涨之势。3月中旬,新通举行“财富与留学高峰论坛”邀请了20多所美国顶尖的高中校长面试学生,一个下午就吸引了150多户家庭参加。“这完全出乎意料,本以为只有四五十户过来吧。”罗丹青说。

  对此,杭州新东方前途出国留学美国二部主管朱晨静也有同感。“以前,申请赴美读高中的,多是高一学生。但近三年,初三生一下子多了起来。现在,已占了高中留学总人数的1∕3—1∕2。”她说。

  那么,这个增长量究竟几何呢?朱晨静念一组来自美国《华尔街日报》的数据:根据美国联邦机构统计,2008年,美国高中的中国留学生只有4503人,2012年底,已增至2.3万余人。正是看到了这一升学“潜力”,美国部分高中对中国扩大了招生人数。

  培训班劝退部分学生后,班额仍扩大

  2008年,杭州外国语学校首推国际班——A-Level剑桥班。至2012年,杭州共有5个国际高中,包括中英、中美和中澳合作班。今年,杭州四中的中英合作班将极有可能招生,目前正在审批中。

  其实,国际高中的不断开花,正是需求在增长的一个证明。

  杭十四中AP中心副主任王蓓回忆,“去年,报名人数就有近600人。”而实际招生人数,只有60人。今年,招生公告还未贴出,她每天就有接到十余个咨询电话。伊顿剑桥国际中心,今年则扩招20人。

  最受追捧的杭外剑桥班,于前天下午贴出招生公告。今年,虽然仍招120人,但招生构成发生了细微变化:往年,120人中一半面向杭外本部及杭州英特外国语学校;今年,这个比例取消。

  这意味着什么?“近年,校外报名人数增长,因此相应做出调整,不再限定比例。今年,完全根据考生的成绩录取。”杭外剑桥项目中心副主任戎宏斌说。

  去年,报名杭外剑桥班的约700人。今年,报名人数会不会增长?或许,从培训班的报名情况可窥一二。

  杭州新东方有一门课程,专门应对剑桥高中考试的培训班。报名学生,大多冲着杭外而去。今年寒假,报名人数爆棚——200余人,比去年增加25%。

  为此,新东方不得不劝退部分“不达要求”的学生。但删选后的学生,仍多于去年班额。于是,只能扩班额增班数:6人一班扩至10人,另加1个班。其他相对薄弱的学生,读1对1培训。

  “未考上杭外剑桥班的学生,有些会选择去上海读国际高中。去年,我们培训班就有二十来个去上海。”杭州新东方中学部新概念项目区域督导谢申说。

  嗅到了杭州学生的需求,上海光华剑桥国际高中、上海华东师范大学附属一中剑桥国际高中于今年,纷纷与杭州新东方合作。目前,华师大附一中剑桥国际高中打算在浙江招30名初三学生。

   “牛娃”占比越来越多

  根据留学中介提供的信息,及国际高中的招生人数,粗略地计算,今年,杭州放弃中考的初三生有800余人。这个数字,占了初三毕业生总数22000人的3.6%。

  除了人数的变化,无论留学机构、培训机构还是国际高中,均有一个共识:“生源在提升,今年尤为明显。”

  “来申请的初三生里,文澜和建兰的学生最多。”杭州新东方前途出国留学美国二部主管朱晨静说。学生的成绩出色,令她惊讶。“托福考90分以上的,越来越多。”甚至,还有初三生考出了100分以上的高分。“这个分数段,连不少研究生也考不到。”朱晨静说。

  小宇便是其中一位“牛娃”。他的托福成绩,高达107分。这在朱晨静接手的案例中,从未有过。

  其实,出国的目标,早在小宇8岁时就具雏形。至今,他游学过的国家地区多达十余个,比如美国、法国、日本、澳大利亚及阿联酋迪拜等。

  国际高中的生源质量,也在提升。上周末,伊顿剑桥国际中心开始第一轮招生。“卷子批下来,高分段的学生明显多于往年,不及格的只有4个。”负责招生的一位老师表示。

  “今年的生源基础,明显好于去年。”杭州新东方中学部新概念项目区域督导谢申说。其中,不乏文澜、建兰和育才的尖子生。而且,“建兰和育才的学生,今年明显增多。”

  变化观点

  赞成方:希望能在高中阶段

  多开阔眼界

  “今年,家长的目的性非常明确,大学出国。国际高中,则作为衔接。而往年,不少家长希望两手抓,中考和考国际高中都不放。”杭州新东方中学部新概念项目区域督导谢申发现。

  为什么,偏偏仅15岁的他们,就“背弃”中考,转入另一种教育模式?“我的初中是名校,但我们压力更大。初中生的作业,就写到10点。”托福考107分的小宇抱怨。他不敢想象,“如果面对高考,将会是怎样的悲剧。”从小到处游学的他,非常向往“西方的教育模式”,“尊重个体,自主发展,而不是功利的教育”。

  小佳(化名,受访者要求),是滨江一所名校学生。她的成绩,冲前三不成问题。但和小宇一样,她也选择出国。她希望,“在学校,能有更多的选择,做自己喜欢的事。”

  其实,15岁的他们有这样的想法,与成长的家庭有关。小宇出身于高知家庭,他的父亲有留学经历。从小,他们便十分注重小宇的个性发展:小宇的武术曾在法国和日本表演过。

  经历过高考的小佳妈妈,“不希望孩子再经历一个压抑的高考时代。”她更希望,“孩子在高中阶段能做自己喜欢的事,多开阔眼界。”

  不过,多数家长的观念仍较传统——考一个国外顶尖大学。“如果高中出去,在美国有一个完整的高中学习阶段,申请大学更具优势。”民营企业老板王爸爸说。

  反对方:高中阶段应打好

  亲情和文化底子

  其实,不少受访者还用“杭儿风”形容这个现象。盲目跟风,也是推高留学和国际高中人数增长的一个原因。

  “部分学生,并不适合这么小出去。”新通留学美国部业务副总监罗丹青说,“家长一定要尊重孩子自己的意愿。”此外,观察孩子的性格特点是否适合,“如果过于内向,出去后会感到压力大。”为人处事方面,也不能太自我。

  如果家庭条件允许,罗丹青说,“可先让孩子参加‘summer school’(美国高中暑期课程)。看孩子自己是否能适应美国校园、课程模式和语言环境等。”

  杭州二中校长叶翠微,则不赞同过早出国。在他看来,在高中阶段,“打好两个底子更重要,一个是亲情呵护的底子,一个是中国文化的底子。”打好之后,“再出国门,更有优势。”

  当不少人冲着杭外offer大丰收而报考国际高中时,杭州外国语学校副校长、剑桥高中项目中心主任夏谷鸣却说,“offer不是办学唯一的标准,也不应该是主要的标准。”

  在他看来,“吸取国际课程的优势,弥补国内课程之不足,按照教育的本源培养人,为孩子在未来具备一定国际视野和国际竞争力打下基础,是杭外剑桥高中办学的目的之一。同时,通过这个项目,促进国内课程改革,完善杭外教育模式,是目的之二。”

看浙江新闻,关注浙江在线微信

凡注有"浙江在线"或电头为"浙江在线"的稿件,均为浙江在线独家版权所有,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;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"浙江在线",并保留"浙江在线"的电头。